政府应重视老旧小区停车难问题

2018-07-01 09:19

当日11时许,山西晚报“直通两会”活动渐渐进入尾声,参加活动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正陆续对现场提出的问题一一进行点评,此时,一位老人匆匆赶到会场。老人名叫张天忠,家住西山,是一名七旬退休教师,“我早就报名要参加这个活动,可是家住得远,倒了几趟公交车,花了4个小时才过来。”张天忠说,他早晨7点从西山河龙湾出发,辗转倒了两趟公交车到达火车站。由于平时很少来五龙口,所以第一次错走到白龙庙小区,最后才找到这里。“今天,我主要反映3个问题。”张天忠说,第一个是关于棚户区改造的问题,“在杏花岭区奶生堂的繁华街巷中,隐藏着很多急需改造的平房。奶生堂15号院大约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造的平房,以前这里住着47户退休的小学老师,由于管线老化,平房内的自来水也停了,现在这里停水、没暖气,甚至有些房子出现坍塌,虽然有部分老师搬走了,但仍有一些老师居住在这里。”张天忠说:“如今,这里成为棚户区改造的死角,院里脏、乱、差,老师们生活条件不容乐观。希望代表委员们予以关注,呼吁太原市加快城市棚户区和老旧小区改造,改善这些居民的居住环境。”此外,张天忠还提出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公交车司机高强度工作等问题,希望引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关注,把这些问题带上两会。

“我是一个小商户老板,我想说一下关于物流业代收货款混乱的事情……”胡联盟是浙江人,2007年,他刚到太原,就在尖草坪小商品经营起了一家小门面,主要经营口杯生意。“我们主要是做批发生意,经常给省内各地市的商户发货。”胡联盟说,正因为多半客户在外地,所以他免不了与物流公司合作,刚开始时,为了寻找一家靠谱的物流公司,他曾短时间内更换过近十家物流公司。“和物流公司打交道这么多年,我发现除了一些大型物流公司以外,很多小物流公司都是无证经营,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胡联盟说,与物流公司合作,发货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需要物流公司帮忙代收货款,然后商户定期与物流公司结算,因此就要找一个可靠的公司。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胡联盟最终决定和一家规模较大的“双喜”物流公司合作,这一合作就是八九年,合作期间他们从未发生过纠纷,这也让他对该物流公司十分信任。然而,2014年4月,在规定的结算日,胡联盟带着发货凭证再次来到“双喜”物流时,却发现该物流公司大门紧闭,屋内一片狼藉,以前的负责人也早已没了踪影,自己的两万多元货款就这样不翼而飞。“其实物流公司老板席卷代收货款潜逃的事常有发生,已不属于个例,而有关物流业监管方面,却存在法律空白,因为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可以制约,遇到事情后,公安部门都无法立案。受害者只能走司法程序,以经济纠纷的形式进行诉讼。”因此,胡联盟希望,以后能通过立法形式,出台有关物流业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为商户建立一个有效保障机制。

“公交车司机、出租车司机等,都属于城市公共交通行业从业人员,他们的现状的确应该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省政协委员卫虎林说,他在调研太原市出租车现状时,发现出租车行业目前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主要是行业垄断问题。出租车经营权拥有者将车层层转包,一线开车的司机大都需要交付较高的承包费,疲于跑车,缺乏安全保障,如果行业垄断的局面不打破,出租车行业恐怕难以改变现在的局面。目前,太原市有8000多辆出租车,其中约有1500多辆出租车在维修。在经营体制方面,公司是空壳,大都经过两至三手的转包,真正开出租车的司机和公交车司机一样,没有任何保障。针对这一问题,卫虎林表示,他将继续关注城市公共交通从业者面临的问题以及给行业带来的影响,并在适当时机提出相关提案。

作为一名退休教师,张天忠提出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问题。“目前,中、小学生中普遍存在‘三多三少’现象,学生们作业多、补课多、考试多,睡眠少、体育活动少、社会实践更少。除此之外,学生们的书包也是越背越重,我称了下,一个小学一年级学生的书包重量在8斤半左右。”张天忠说。除了学生们的负担重,家长们的任务也不轻。张天忠说:“如今,一个家庭都在围着孩子服务,学校给家长布置任务,得有一个人来专门做这项工作,家庭情况不允许时,孩子只能报各类辅导班,造成学生和家长更多的负担。”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是教育系统的问题?还是家长的问题?张天忠连续发问。他认为,要解决这一问题,核心应该首先明确导致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的根本原因。

21日8时30分,距离活动开始还有半小时,部分代表和委员已经赶来。“这个社区建设得真不错。”省政协委员陈慧刚走进社区大厅,就对社区文化建设频频点赞,还拿出手机拍照留念。“您看到的,只是我们的一小部分。”社区主任王文艳介绍,五龙口三社区成立于2002年1月,是一个综合型社区。自成立以来,该社区便承担着政府委托的社会事务等方面的管理,不仅为居民提供公益性服务,还面向社区老年人、青少年开展图书借阅、文体活动、居家养老、医疗保健等服务。“2013年,我们社区全面提档升级,单独设立了司法调解工作室,室内环境整洁、舒适,调解制度上墙等。”王文艳说,法治文化建设也是该社区的一大特色。社区从成立至今,共组建了4支民间调解队伍(唠嗑队、法制专业调解队伍、知心老阿姨调解队伍、网格长调解员队伍)和一支法制文化宣传队伍。“此外,我们还开展了重点人员网格长‘包杆’责任制,要求网格长定期对辖区内刑释解教人员、吸毒等重点人员情况进行全面核对排查,通过建立一人一档,全面掌握了重点人员情况,为做好社区司法工作奠定了基础。截至2014年年底,我们这四支队伍共调解矛盾纠纷28起,调解成功率为98%以上。”王文艳说。听完介绍,陈慧感叹道:“我去过的社区也不少,但像这样有特色的还真是少见。”

“关于投资担保公司跑路,去年以来我省已经加大查处追捕力度。我们也将会从制度缺失及监管防范上尽量提一些建议到会上,同时也提醒各位投资要谨慎,不要盲目相信所谓的高投资回报。”省人大代表郑富梅认为,百姓经常会被高额利润打动,从而失去判断,因此提醒大家,一定不要盲目相信这类高投资高回报的承诺,通过媒体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百姓面对这类陷阱时提高警惕,避免上当受骗。省政协委员刘洋则表示,这类事件发生后,往往会出现受害者人数众多、受骗金额较大等特点,因此应该引起相关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建议相关部门在调研之后出台较为完善可行的制度,从政策层面上规范对投资公司的监管。

“有人把社区主任称为‘小巷总理’,可我面对这个称谓时,总觉得很无奈。”文庙街办五龙口三社区主任王文艳说,社区干部既不属于公务员,也不是事业编制,工作多且杂,但工资却比较低,所以很多社区干部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感到很迷茫。五龙口三社区党总支书记宋婷说,整个社区20多位工作人员,扣除养老、医疗、失业保险外,最多的能拿到1188元,而这都达不到太原最低工资标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解决具体问题,但人大代表就要为民代表,我们会把有共性问题、百姓关注的民意热点以建议的方式提出,并推进问题的解决。——省人大代表郑富梅山西晚报在搭建民意沟通桥梁方面做得特别好,我们很愿意通过这种接地气的方式收集民意。我会尽可能地将百姓的声音传递到省人代会上,争取解决几件百姓关心的实事。——省人大代表赵东会很高兴山西晚报为我们和百姓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来这里大家都希望自己反映的问题能够尽快解决好,我们也会尽力为大家反映问题。——省人大代表彭跃文我们会尽力把百姓反映的问题落到实处,一步步追踪落实。对于苯丙酮尿症一事,我们将结合最新的近况,提交相关建议。——省人大代表高峰参加山西晚报举办的“直通两会”活动,让我深有感触。无论是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我历来主张,必须要深入基层调研。今天,从活动开始到结束,听着来自基层百姓的发言,我发现虽然有很多事情是我们已经关注到的,但了解得却不够细致。还有一些问题,或许因为跨了界别和专业,所以我们了解得很少,比如“苯丙酮尿症”,其实我对这一领域还是很感兴趣的,因为它不是个性问题,它涉及到一定的群体,还涉及到患者及患者家属的生存问题,类似这样的问题正是我们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需要关注和解决的。所以我还是希望山西晚报可以继续给我们提供与百姓沟通、联络的平台,让我们更贴近地了解民声。——省政协委员卫虎林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本就应该知民意、解民忧、反映民生,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应该积极与基层接触,到最基层了解群众的期盼。山西晚报这种形式,恰好为代表委员与广大群众搭建了最直接的联络渠道,希望山西晚报在这项工作上能够坚持下去,也可以利用其他时机,多搭建这样的平台,让群众的声音传播出来。——省政协委员刘洋今天听到的所有建议,都是来自基层,每一个都非常接地气,而且有很多是平常在机关以及其他岗位上难以接触到的事情。非常感谢山西晚报提供这样的机会,让我们贴近百姓,了解基层群众的心声。——省政协委员陈力克听完大家提出的问题和建议,感觉收获颇丰。今天群众代表们反映的一些问题,有我擅长的医疗领域,也有我生活遇到的一些现实问题。群众的信任,更加激励我们尽心履职,接下来,我们要做的,还是细致调研,然后真正发挥好一个政协委员应尽的义务。——省政协委员李伟荣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山西晚报直通两会活动,去年百姓所反映的事情有的已经得到解决。由此看来,山西晚报每年走进不同社区,为代表委员搭建与群众沟通的桥梁,贴近民生,了解百姓的需要,以及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是很有必要的,也希望这样的活动能多多开展,让百姓声音真正传播出来。——省政协委员陈慧

“现在太原正在打造公交都市,人们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公交车的便利。然而,早出晚归、高强度工作的公交车司机更需要我们关注。”群众代表张天忠现场提出,建议大家都去体验一下公交车司机这一高风险、精力高度集中的工作。张天忠举例说,公交车司机若跑5点的早班车,4点就得起床,能赶上班车最好,赶不上就得打出租车或是骑自行车。在公交车保险方面,公司只给公交车上交强险。

省政协委员卫虎林表示,在教育方面,从中央到基层,历年都很重视。他在高校工作了30多年,特别赞成张天忠提到的这个问题,造成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卫虎林认为,这个原因不是学校,不是教育系统出了问题,而是整个社会,是中国几千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这种氛围。2007年开始,全国高考招生制度开始进行全面改革,现在招生考试是四门课,而上海考试只考语文和数学两门,英语可以考三至四次。目前,我省也正在积极应对高考改革。

“在小区的空地上,很多居民擅自安装地锁抢占车位,这不仅侵占了公共场地,也影响到其他居民的正常生活。”直通两会活动结束后,五龙口三社区党总支书记宋婷代表居民们提出私装地锁“圈地”的问题,几位代表、委员决定去现场看看。在该小区一幢居民楼前,平整的路面上支着三个隔离墩,上面还加上了高出地面20—30厘米的地锁,有八成新。现场一位居民说,这几把地锁就是自己邻居安装的,“已经安装了好几个月,主要我们这里是老小区,没有划停车位,为抢占有利车位,很多居民就自己安装了地锁。”这位居民抱怨说。为详细了解居民反映的这些情况,代表、委员们走访发现,小区内随处可见地锁。“小区的公共场地应该是大家共同使用,现在私装地锁从个别行为到群起效仿,这样下去,开车、走路将会很不方便。”小区居民黄先生说。社区干部对此也很头疼,宋婷说,这个问题存在已久,但社区没有执法权,不能强制性拆除,只能对圈车位的居民进行劝说。针对小区存在的这一问题,省政协委员陈慧表示,小区里私装地锁抢占车位的行为,不仅存在安全隐患,关键是这样做已经违反了《物权法》。“小区的公共用地,属于全体业主所有,任何个人无权私自设置地锁,这样已经损害了其他业主的合法权益,按照《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应该给予拆除。”陈慧说。“政府应重视老旧小区停车难问题。”省人大代表彭跃文分析,之所以会存在一些小区私装地锁抢占车位的现象,是因老旧小区没有成立业主委员会,或业主委员会没有发挥好它的真正作用。“政府部门在大力采取措施改善停车难问题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制定小区停车管理的有关规定,规范小区停车行为,责令车位紧张的老旧小区取消停车位地锁,取消固定车位,缓解矛盾,使小区内部停车资源得以充分利用。”省政协委员陈力克建议。

省人大代表赵东会表示,在此之前,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他的关注,据他了解,目前,政府部门已经开始让各个街办以及居委会对物流行业进行调查摸底。“对于物流管理这个问题,首先是立法,因为只有有法可依,才能规范管理。”省政协委员陈慧认为,应该通过立法规范物流行业行为。同时,省人大代表高峰表示,活动结束后,他们会与街办联系,了解他们对物流公司的摸底情况,看看现在的物流公司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并与其他委员继续沟通,进一步了解有关物流的相关问题,将其梳理成完整的建议,带上“两会”。

“谢谢刘委员,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前后跑了数十次了,都没有解决。真是谢谢您了。”在本报活动进行当中,家住太原市五龙口三社区的贫困居民刘云革闻讯赶到现场,希望反映自己面临的问题。省政协委员、省卫计委综合监督处处长刘洋现场办公,帮助解决了刘云革的问题。刘云革身高不足一米五,体态偏胖,说起话来有点儿没头绪。“说来这一家人也真是可怜。”社区主任王文艳说:“别看她表面上好像和正常人没啥两样,其实她是三级智障。”刘云革今年46岁,她丈夫今年56岁,是个2级精神病患者。两人唯一的儿子陈彬,也在前不久患上了突发性精神病,这让本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儿子陈彬今年22岁,原本在外打工,后因患病无法正常工作只能在家呆着,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经常打砸身边的人和物品,家人只好把他绑在家中。“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后,也想尽力帮助他们。”王文艳说,从陈彬离职后,原先打工所在的企业就停交了他所有的保险,为了能减轻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负担,社区干部一直想帮孩子参加社区医保,想着不管多少,总能报销一部分。“要参加社区医保,就要停了在企业参加的职工医保,但按照规定,要停保的话,必须由本人去太原市医保中心办理,可是孩子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出门。”王文艳说,社区工作人员前前后后和市医保中心沟通数次仍没有成功。1月21日,刘云革得知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社区,便在热心邻居的带领下来到社区求助。得知此事后,刘洋起身随社区工作人员来到社区办事大厅“社会救助”台前,在详细了解事件经过后,他拿起电话与太原市医保中心沟通。和对方电话沟通十几分钟后,刘洋说:“最晚下午得到回复。”当日活动结束,记者准备离开社区,王文艳欣喜地告诉记者,市医保中心已经回复,陈彬原来在企业上的医保已经停了,接下来社区会尽快帮他办理社区医保。

“我是代表我们290名受害者来这里反映情况的,我们被一个投资担保公司骗走3000万,现在老板跑了。”活动现场,85岁的闫先生和几位受害人一起前来,希望代表、委员能够把这个问题带上两会。同时他们也想警醒他人,不要盲目相信身边所谓的投资理财担保公司。虽然有合法资质,也有相应合同,但闫先生和其他存钱的投资担保公司老板突然失踪。事后,闫先生等人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闫先生在现场表示,这件事情已经得到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现在4名犯罪嫌疑人已有一名被抓获。受害的百姓们希望公安机关加大追捕力度,同时也希望尽快侦破此案,追回自己的损失。“现在投资担保公司跑路的很多,我们想呼吁政府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不要让更多群众蒙受损失,给政府增加负担。”和闫先生同行的受害者表示,希望大家也引以为戒,小心谨慎投资。

省人大代表赵东会分析说,居民自治组织出现行政化倾向,造成了目前社区干部工作多、收入少这种不合理状况。此外,很多居民并不了解社区的性质,他们只会直观地认为社区是政府派出机构,社区工作人员是公务员或事业单位人员,有什么难题都能解决,这往往令社区干部陷入“两头受气、两头不讨好”的尴尬境地。“要充分保障并提高社区干部的工资、福利、奖金等经济待遇。还可通过公开招聘,吸引一批素质高、能力强的人员到社区任职,进一步充实社区干部力量,尤其要让学习社工专业的大学生进得来、留得住。”省政协委员陈力克说,“除了要按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平均工资水平来同步同幅提高社工工资外,还要出台相关政策,定向从社工里招聘公务员,让社工成为重要的人才来源。”